混沌浪漫.

若待此生塵債足,鳳凰合下已青苔。

听着lovely的我流瞎写。


       仅凭视力是无法在这一片黑暗中辨别出什么来的,无论多少次挣扎身体只会被坚固的铁笼阻挡。耳畔响起水流飞溅声只会愈发使人头晕目眩,强压带来的只有疼痛无力、恶心。久违而又熟悉的光芒逐渐逼近,映照出修长鱼尾在海底游动。

      “Triton。”

       ——我以为我找到了方法,我以为我看到了希望。...


有参考官图

那是兔子第一次很认真的对我说“我喜欢你。”
略带疑惑的抬起头来,不解为什么突然要告诉自己这一点。
“因为我害怕现在不告诉你,我这辈子都不能告诉你了。”
只是疯话罢了,我心想。

而当我匆忙赶到时,他却躺倒在地上,时间就像凝固了一般。猩红的粘液散在四周,鲜艳到令人心惊胆寒。
于是我才明白那些话的意义。
可那又怎么样呢?
面前的女人看上去有些不满,问我他是否是我的朋友。
我摇摇头
- 我最讨厌他了。

-下一位就是第一百根蜡烛了吧?

眼神转向位银发少年,提灯踏足微抿唇呼唤其加入游戏。少年面带惑容仍颔首。

-可以给我一个故事吗?

侧身倾听少年言语浅笑,道谢正准备打开门。“原来是你啊...青行灯。”少年叹气道。惶恐间失手将灯打落在地,缓缓挪步向后退缩。

“看到她时我还吓了一跳,但上次见她已是一千年前,于是我知道是你。”

---
不是阴阳师,但是有来源。ooc到看不出原作系列
梗来源是“青行灯会变成我们熟悉的人的样子”

不知为何则天在阳台上摆了只花钵开始打理植物。弗拉德笑他年纪大了像个老头子似的去摆弄花草,他只是笑着修下泛滥的枝叶不语。直到那年严冬他突然剪下了那钵里开的灿烂的花朵,换上了现实的衣装出门。临行前只说了句“我去趟咸阳,麻烦告诉小光。”弗拉德只奇怪那在冬天开的花,没问。

私设武则天

并怎么不喜欢战争,如果可以的话尽量避免战斗。天子剑只在需要战斗的时候拔出。啊...。召唤使魔的时候是插到地上。
想要尽可能的多接触现实,怀念曾是人类的时候。
不希望无名氏知道自己的存在,即便我是他的主人。到了他加入我们的时王权全部交给他掌管也可以。
关于恋爱,理论派和因果论,我倾向于后者。即便如此也没有放弃广开后宫的想法,目标依然是恋爱百人斩。
对于王权的看待有些随意,会在奇怪的方面使用能力。例如用来泡面(.....)
不想回答的问题会装傻糊弄过去,就像无字碑。
比起则天皇帝,叫我小照就行了。

相对游戏,倾向于小说设定。如果将来出了漫画和动画会修改吧。
名朋15号武则天EX,欢迎约戏。只是学业紧张弧略长见...

占tag抱歉。
昨天搓把农药耍蔡文姬,一进去对面有个孙膑就在聊天全部里说“对面蔡文姬跟你商量个事呗,我腿摔断了能不能把你轮椅借我坐下啊?”
我觉得这个失足少年实在是太可怜了,所以我用轮椅打死了他。
轮个卵子,那是胡笳琴。

几个关于庄周的脑洞

ooc有。
1.庄周无法理解为什么鲤鱼之梦的鲤鱼可以在天上飞,蜃楼王的鲸可以在沙漠遨游。
(得了吧你的鲲还在岸上划水x)

2.听说鲤鱼之梦的鱼有次飞着飞着和娜可露露的鸟撞上了。

3.“蝴蝶不会刺破皮肤吸血,但是有机会也不会拒绝。”
“所以这就是你出三把饮血刀三本血书的理由,庄周?”

4.初次见到庄周时,阿拉丁还以为是世上的第五位magi。无数的鲁夫在他身旁涌动。

5.十分好奇庄周是如何做到不管鲲怎么动都睡的安稳。

未完。

屯戏

西兰  世界会议梗

他們為什麼不讓西君參加世界會議呢?明明西君已經成為一個國家了吶(坐椅子上喝著汽水賭氣的在裡面吹泡泡.思索著這個問題的答案卻得出了"西君理解不了這些大人的思維"的結果.蹙眉撓了撓頭髮小聲唸道)【有什麼辦法可以讓西君也參加世界會議呢?】(站起身來想走動卻不小心踢到了東西.低頭一看只是個紙箱.將它抱起觀察著上面的東西)這是什麼啊.【英...英/國?】摸摸下巴思考著能不能使用英/國箱想辦法混進去.試試不就知道了嗎?笑嘻嘻的小跑到會議室門口.還未進入就已經能聽到裡面討論的熱火朝天.輕輕將門打開)西君馬上就來了(將英.國箱扣在自己身上.蹲下身來...

© 混沌浪漫. | Powered by LOFTER